石家庄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当前位置:石家庄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 读书笔记 » 山月记

山月记

2021-05-07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中岛敦:《山月记》,三秦出版社2019年3月第1版。

“在上帝所指挥的交响乐中,我是那根跑调的琴弦吗?”

圭角尽没/孜孜矻矻

位置28:他的容貌变得消瘦峭刻,肉落骨突,空余两道炯炯目光。往日名登虎榜、进士及第时那种少年得志的俊朗风姿,早已荡然无存了。

位置62:事实上我们原本就是一无所知的,不知情由地逆来顺受着,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这便是生灵之宿命。

位置85:“说来也不怕你见笑,尽管我如今已成这么副丑模样,却也梦见过自己的诗集摆放在长安风流人士之案头的情景,是我躺在洞窟之中时所梦见的。你嘲笑我吧。嘲笑我这个没做成诗人,却成了老虎的可悲之人吧。”

位置92:此夕溪山对明月,不成长啸但成嗥。

位置99:我深怕自己本非美玉,故而不敢加以刻苦琢磨,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

位置103:我常卖弄什么‘无所作为,则人生太长;欲有所为,则人生太短’的格言,其实我哪有什么远大的志向,无非是害怕暴露自己才华不足之卑劣的恐惧和不肯刻苦用功的无耻之怠惰而已。

位置107:我该如何是好?我那虚掷了的往昔的光阴!每念及此,唯有跑上山巅,面对空谷咆哮。这种撕心裂肺的悲哀,我极想找人倾诉。昨夜,我还在那里对月咆哮,希望有谁能理解我心中的苦楚。野兽们听到了我的咆哮声,唯有惊恐万分,跪地求饶而已。山峦树木、明月白露,也以为仅仅是一只老虎在震怒狂吼。

位置245:就在这云山雾罩似的一片盛名之中,天下第一射箭高手渐渐老去了。他的内心,早已没了“射”之念,似乎已经进入枯淡虚静的境界。

位置338:为什么妖怪就是妖怪,而不是人呢?那是因为他们都将自己的某一特性发展到极致,毫不顾及与其他特性之间是否保持均衡,一直发展到丑陋不堪的、非人的地步。说到底,他们都是些畸形的残疾者。

位置966:在阴郁、沉闷,充满了不祥感的屋子里,只燃着一盏灯,无声无息地发着暗淡、泛白的光芒。紧盯着它看一会儿,却又发现它离得很远,好像在十里、二十里开外似的。他仰面朝天地躺着,而正上方的屋顶,就像不知何时所做过的梦一般,正在徐徐下降。很慢,却又实实在在地在下降,从上而下,压向他的身躯。

位置1088:深夜的月亮正处在原野的尽头。是个近于赤铜色的、浑浊的红月亮。                

位置1636:在敌人的利刃之下,浑身是血的子路用尽最后的力气高叫道:“看吧!君子是正冠而死的!”

位置2177:能够若无其事地笑傲难以想象的艰难、贫苦、酷寒、孤独(并且到死为止),如果这算是偏执,那么这种偏执无疑是无比悲壮、伟大的。

位置2575:我幸福吗?不过幸福这玩意儿搞不太懂。那是自我意识形成之前的玩意儿。可是,要说快不快乐的话,我当下就很清楚,并且是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快乐(尽管这个那个的都不太完美)。

位置2582:四周空寂、神秘具有迷信意味儿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我自身的颓废感,以及永无尽头的残酷杀戮。我通过自己的手指,感觉到了植物们的生命,我感受到它们的垂死挣扎,其实就是在苦苦哀求。

位置2886:只有真实、直接、感铭至深的东西,才会让我(或者说所有的艺术家)体现在行为上。

位置2995:要不就是,自己的思想原本就是毫无价值的,不成熟的“租来品”,一旦与父亲那朴素的信仰直面相对,徒有其表的花哨装饰被剥去后,就现出了原形?

位置3231:他甚至形成了一种与死神嬉戏,与死神对赌的心态。在被死神那冰冷的手捉住之前,自己到底能编织出多少幅“空想和语言的锦缎”?

位置3255:除了将自己羸弱的躯体和未必长久的生命作为赌注,悉数压在唯一的人生道路上之外,是不会得到拯救的。即便是在灯红酒绿的喧嚣之下,在莺莺燕燕的脂粉阵中,他也能看到这条道路在闪闪发亮——就如同雅各在茫茫沙漠中梦见高高的,上达星空的天梯。

位置3309:抑或你只能在预料到萨摩亚行将衰亡的同时,对玛塔法寄予忧伤之同情?最最白人式的同情?

位置3372:可是人啊,总是想让自己的形象驻留在人们的心里,哪怕是短暂的片刻也好。真是庸俗无聊的自我安慰。

位置3418:这个可怜的大小说家R.L. S. 氏,除了这种幼稚的幻想以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创作冲动。云朵般涌现的虚幻场景。万花筒般的幻影乱舞。

位置3913:这家伙的一生,如同一道闪光,就这么刹那间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我陡然一惊,如同心口遭人猛击一般,一动不动地瘫坐在椅子里,直冒冷汗。

位置3954:我,难道就是我的作品的残渣吗?就跟熬过了高汤的残渣似的?

位置3959:只追求含糊的自我实现而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任何焦点者。

位置4016:人啊,简直就是用来编织梦幻的材料。可即便如此,这一个个的梦,又是多么地丰富多彩,多么地可悲可叹啊!

位置4035:我呼喊着纷至沓来的无穷无尽的诗句。我的声音被狂风扯得支离破碎,飘散而去。这时,光亮渐次降临到了原野、山岗、大海。


相关阅读:

中岛敦《山月记》摘抄

版权申明:本文 山月记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honworld.cn/juben/20210507/478659.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